陈毅元帅的婚恋

   陈毅元帅是我军十大元帅中当之无愧的才子。20年代初,陈毅留学法国。他白天在工厂做工,夜晚学法语,看法文小说,辛苦劳作攒钱,他不舍得吃穿,却能花上几法郎买票去巴黎歌剧院听歌剧。他渴望能进中法大学读书,他曾立志要做一个文学家。但很快他与一大批爱国学生被法国当局押送回国。回国后他受聘于重庆《新蜀报》,担任主笔,他的文章辛辣,文笔流畅,很有一些影响。本以为他的文学梦想可以成真,然而残酷的现实,却使得最终投笔从戎,走上职业革命家的道路。战争使得青年时代英俊潇洒的陈毅变得又黑又瘦,但与生俱来的诗人气质却无法被炮火消磨掉。浪漫之人,必定怀有极高之理想,无论遇到什么挫折,都不会放弃自己的理想。过去曾有一个短语:革命浪漫主义,尽管它产生于一个政治压倒一切的年代,如果考虑到战争的残酷,革命的反复与痛苦,四处辗转的辛酸与疲惫,一个人仍然能够支持他的理想,这个人如果不是疯了,便是充满了浪漫,这个人应该值得我们敬佩。与我同龄的人,无法亲身体验战争的滋味,但至少在课本中学过陈毅元帅南方打游击时写下的《梅岭诗章》。那种对革命的忠诚,对死亡的淡然,依然体现了这位元帅的浪漫之情。

  陈毅元帅一生有三次婚恋,都发生在战争年代。战争年代的爱情,可以被电影、文学渲染得无比浪漫,如今年的美国大片《珍珠港》。但现实就是现实,它只能让你短暂地沉浸于欢乐、梦想之中。中国革命战争,不但有同、同日本人的真枪实弹的战争,也有内部各种路线的斗争,这种斗争同样也会摧残人、甚至死亡。陈毅元帅的第一个妻子--肖菊英的死直接起因就是党内的路线年代初,中央苏区一边抵抗的围剿,一边在内部清除异己。压抑的氛围逼得从自危,陈毅也感到头顶的那片乌云马上就要变成。一天深夜,陈毅突然接到通知要他去执行紧急任务,但时间、地点、内容他却一无所知,他预感到灾难即将临头。临走之时,他嘱咐肖菊英:如果明天天亮以前不回来,也没有任何消息,那我恐怖永远也不会回来了。这一句话让陈毅后悔了一辈子。第二天,他回到家里,不是在黎明前,而是晚了两个小时,肖菊英已经跳井自杀了。陈毅泪满面,痛不欲生,他变得凝思苦想,沉默寡言。长征开始后,陈毅留在南方打游击,这时赖月明走进了陈毅的生活,朴实大方的赖月明使一直沉浸于痛苦之中的陈毅得到极大的安慰。游击战就要四处奔走,深山老林成了队伍党驻之地,赖月明无法同陈毅进山,同其他红军亲属在村子里埋伏下来。国共合作开始,陈毅出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到赖月明,谁知找遍了那个地区,得不到半点踪迹,只听说凡是住在这附近的红军亲属都被敌人抓去杀害了!悲愤、痛苦再一次让这个铁男儿流下眼泪,他写了《悼妻诗》:兴城旅夜倍凄清,破纸窗前透月明。战斗艰难还剩我,阿蒙愧负故人情。

  此后陈毅奔波于抗日战场上,本以为人生就这样一辈子在枪林弹雨渡过,爱情成了可望不可及之事。一次,陈毅到皖南军部开会,看战地服务团演出话剧《魔窟》,剧中饰演小白菜的女演员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那颗如冰封的心被这个漂亮、活泼的女孩带来的春风融化了。他很直率地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不想却碰了钉子。张茜对戏剧事业非常热爱,希望解放后,能够出国留学,为祖国的戏剧事业做出贡献,自己的爱人想当然就是要同自己志投意合了。而最要命的是她周围的女伴们的闲言碎语,有人劝张茜:陈司令员人再好,也是快40岁的人了,难道过去能没结过婚?说不定家里有一大堆孩子,等你进了门,刚19岁的你能受得了吗?也有人对这种事情嗤之以鼻,说陈毅只不过是在利用司令员的身份,如果张茜嫁给他,只能说明张茜是个爱慕虚荣的人。陈毅自然听到了这些风凉话,他长到张茜,向她述说自己的身世、理想。渐渐地张茜明白了,陈毅并不是一个只认得刀枪的粗汉子,他有着诗人浪漫的气质,有着对革命的忠诚,而他的前两次婚恋,更说明了陈毅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一段时间后,张茜终于点头同意了。

  陈毅与张茜共同生活了30多年,他们膝下三男一女。建国后,陈毅任副总理兼外交部长。每逢出国,张茜总是陪伴在陈毅身边。她仪表清丽,落落大方。她始终坚持着自尊自爱自重的个性,坚持学外语,搞翻译。陈毅职务多有变化,但在她眼里,他始终是自己的丈夫。她限制陈毅吃肉,不准他抽烟,即使是当着周总理的面,她也敢夺过丈夫手中刚点着的香烟。而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自立倔强温柔的妻子,才使在文革中屡遭批判的陈毅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气。每次斗争完毕,回到家中,张茜总是宽慰陈毅。她帮陈毅誊写检讨,随陈毅一道疏散到石家庄,并以自己坚强的毅力和乐观的生活态度慰藉丈夫痛楚的心!陈毅辞世之后,身患肺癌的张茜以惊人的毅力整理了陈毅诗选,使这位幽默、浪漫、叱咤风云的元帅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而张茜也在54岁时,燃尽生命之火,含笑而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