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小小烟画里呈现了怎样的大千世界?

  香烟画片,简称“烟画”,是旧日香烟包附赠的一种小画片。20世纪上半叶,随着纸烟在世界范围内的全面推广,小小的烟画曾风靡一时,与邮票、钱币并称为世界三大收藏品。

  正在大连现代博物馆展出的、由大连现代博物馆与孙中山大元帅府纪念馆合作举办的“大千世界方寸间——民国香烟画片展”引进孙中山大元帅府纪念馆馆藏香烟画片46件(套),2000余枚,基本涵盖了民国香烟画片的所有类型,让人们看到了“一部小中见大的百科全书”。

  1880年美国机械师本赛克(Bensaik)发明了卷烟机,用机器取代手工卷烟,开创了烟草工业的新时代。同年美国烟商霍尔(Hall)以共和党候选人加费尔德竞选总统成功为题材,印制了世界上第一套烟画,名为“总统候选人和女演员”,全套共8张。

  自19世纪80年代以来,外烟开始进入中国。1885年,美国杜克公司委托上海美商茂生洋行代理其“小美女”牌香烟,烟画就随着香烟与中国消费者见面了。起先,人们对这些印有“西女洋汉”的小画片并不感兴趣,为了适应中国市场,洋烟开始运用一些中国文化元素,使得人们也开始饶有兴趣地欣赏、传看、评论烟画,并开始收藏。

  烟画的规格取决于烟盒的大小。早期都是10支烟装烟盒,其内放置的烟画称为标准画片,一般为60毫米×50毫米。烟画的形状以长方形居多,正方形、圆形较少。1888年美国印发过一套“新奇小巧的物品”,画片形状有蝴蝶、马蹄铁、锁及人物塑像等,全套75张,形状各不相同。

  传统古典文学故事,是出现于中国市场上的烟画重头戏。几乎所有中国文学史上最重要的、流传最广的、市民们最喜爱的小说,如《三国演义》、《水浒》、《红楼梦》、《封神榜》、《西游记》、《聊斋》、《西厢记》等,都被绘制成香烟画片,数十枚一套、100枚左右一套不等,许多背面还附有诗文或大段文字说明,讲述故事梗概。这些香烟画片有图有文、通俗易懂、内容多样,因此很受人们欢迎。尤其对青少年来说,令人眼花缭乱的小小香烟画片,是引导他们进入中国古典文学艺术殿堂的启蒙老师。

  有关京剧内容的烟画一直受到当时人们的青睐。这些戏曲画片的发行,在摄影、影视、出版都还不够发达的当时,无疑为京剧的普及起到了一定作用。在今天,京剧画片也是我们窥视半个多世纪前京剧繁荣时期景象的一个侧面。1931年,上海京剧界曾仿效净角汇演,搞起了“丑角大献演”。华成烟公司抓住这一噱头,印行了烟画《百丑图》、《续百丑图》等香烟画片,每套100枚,随“美丽”香烟派赠。还在每张烟画的背面说明中,把剧中人物的扮相、穿戴描述得十分详细,为专业演员和戏剧研究者提供了一部“丑行小百科”。

  “大人吸烟,小孩攒烟画”。20世纪初期直到五六十年代,烟画曾是城市生活底层孩子们既经济又方便的玩具。儿童游戏、看图识字、儿童教育,成了烟画中的一大门类。一张小小的香烟画片,维系着多少童年的欢乐梦,无形之中,它也成了孩子们了解历史、学习知识的桥梁。

  香烟画片能迅速受到人们的喜爱、关注并引发收藏热,主要原因是烟画适应了当时中国市民文化兴起的氛围。烟画以最广大的市民百姓为对象,力求在形式上和内容上,让文化水平很低的民众也能看得懂,因而它成为市井文化的载体。

  直接反映市井民俗生活,可以说是香烟画片的突出特色。烟画对中国市井生活的贴近,最好的例子是英美烟公司出品的《清代各行各业》、《三百六十行》等香烟画片,描绘了清末民初民间照相、杂技、织布、当铺、木工、建筑、算命、医药、缝纫、制药、说唱等社会各行各业,生动而翔实的绘事连缀起来不亚于《清明上河图》。

  女性形象的变化在香烟画片中也表现得异常突出。民国初期,女性大多将后髻改为前髻,至上世纪20年代初便出现了“刘海儿”。1923年,南京路上第一家西洋美发厅引进了德国新发明——电烫机和电吹风,烫发又成为达官贵人所追求的时髦发型。各种发式造型达到了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丰富程度。同样,民国初期的服装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其中旗袍的复出,可谓光彩夺目。民国美女图香烟画片之印样生动地体现了当时女性一改往日琴棋书画待字闺中、相夫教子三从四德的传统形象,走上街头、烫头发、蹬着高跟鞋,引领时代风潮。

  最早反映时事新闻的香烟画片大约在1912年出现,盛行于上世纪30年代。在国内外发生重要政治时事新闻时,各烟厂会竞相出版捕捉社会热点的香烟画片,其中尤以重大事件诸如辛亥革命、五卅运动、抗日战争等为主流。这类香烟画片在发行的种类和数量上虽然比其他类别要少得多,然而作为一种时代产物,却最鲜明、最迅速、最直接地反映了时代脉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