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京剧的这些小知识不能不知

  中国戏曲中人物角色的行当分类,按传统,有“生、旦、净、末、丑”的五大行当。演员面部化妆多应用于净、丑两个行当,其中各种人物大都有自己特定的谱式和色彩,借以突出人物的性格特征,具有“寓褒贬、别善恶”的艺术功能,使观众能目视外表,窥其心胸。因而,脸谱被誉为角色“心灵的画面”。

  生行是扮演男性角色的一种行当, 生行分为须生(老生)、红生、小生、武生、娃娃生等,为京剧中的重要行当之一。 除去红生和勾脸的武生以外,一般的生行都是素脸的,行内术语叫作俊扮,即扮相都是比较洁净俊美的。

  须生(老生):即中年以上的剧中人,口戴胡子(髯口),因性格与身份的不同,可分为安工老生或称唱工老生(如扮演帝王、官僚、文人等)、靠把老生(如扮演武将)、衰派老生(如扮演穷困潦倒之人)等。

  小生:指演剧中的翎子生(带雉翎的大将,王侯等),纱帽生(官生)、扇子生(书生)、穷生(穷酸文人)等。

  武生:为戏中的武打角色,穿厚底靴的叫长靠(墩子)武生,穿薄底靴的称短打(撇子)武生。

  花旦:亦叫花衫,以花艳为特色,以演皇后、公主、贵夫人、女将、小贩、村姑等角色为主。

  净行分如下几种角色:以唱为主的铜锤花脸与黑头花脸;以工架为主的架子花脸,如大将、和尚、绿林好汉及武花脸与摔打花脸等。

  铜锤花脸称正净,架子花脸叫副净,武工花脸名武净,武二花脸言红净,在表演风格上均有不同的特色。

  该行当多为中年以上的男性,实际末行专司引戏职能,如打头出场者,反其义而称为“末”。 末行扮演中年以上男子,多数挂须。又细分为老生、末、老外。

  末:一般扮演比同一剧中老生作用较小的中年男子。传统昆剧演出整部传奇之首出,照例皆为副末念诵词曲开场。

  老外:所扮角色多半是年老持重者,其扮演对象颇广,上至朝廷重臣,下至仆役方外。

  丑行又分文丑、武丑。文丑中又分为方巾丑(文人,儒生);武丑,专演跌、打、翻、扑等武技角色。根据动物属相,丑属牛,牛性笨,丑为笨的代名词。但舞台上的武丑亦叫开口跳,而能说能跳,表演出活泼伶俐,善演武功武技的角色,此与牛的丑笨性又完全不同。

  乾旦坤生是指男生唱旦角,女生唱生角。这是京剧发展史上的一道风景线。先有男生唱旦角,后有女生唱生角;以男生唱旦角居多。

  这种情况在京剧票友中有,在其他剧种中也有,比如越剧,楚剧等。迄今为止,京剧的四大名旦——梅、程、尚、荀,都是乾旦,坤生具有代表性的是孟小冬。现在也有比较年轻的乾旦和坤生活跃在京剧舞台上,而往往他(她)们比本色演员更出彩。

  为什么男生演旦角、女生演生角能够成功,而且更加被重视,大概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传统社会男尊女卑,不得已而为之。在封建社会,女生参加社会活动是被限制的。女子特别是年轻女子是不能进戏园子的,在舞台上演戏更不可能。那么戏曲中又有女性人物,特别是京剧形成为我们今天看到的独立剧种之前,剧本人物多为才子佳人,小姐丫环戏居多,就只好用男生演女旦了。京剧注重师徒传承,那么在男女平等的当代,仍然有乾旦坤生的传承。

  二、京剧包括其他戏曲,化妆和行头很夸张,使男扮女、女扮男成为可能。京剧和其他戏曲的脸谱是写意夸张的,服装也很复杂,掩饰或变换性别比较容易。男生演花旦,脸面大,五官分明,经过化妆、服饰、穿戴打扮,可以很漂亮;女生清秀,经过装扮,戴上鬓口,可以使小生特别是老生显得很俊朗。

  三、京剧或其他戏曲声腔很讲究,可以通过修饰实现男女声的转换。中国的戏曲尤其是京剧,一般不采用原生态的唱法。像黄梅戏唱腔中使用原声多一点,是一个例外。特别是京剧旦角的唱腔假声运用较多,男生可以模仿。生角中的小生也大量运用假声,女生比较容易适应,老生中有的唱腔接近原声,加上念白,女生模仿起来,比模仿假声更容易。

  四、同一角色可以体现双重优势,戏味更浓。男生演旦角,在呈现女性特征时,增加男生内在的持重,显得角色更有内涵;女生演生角,在表现男性特征的同时,增加女生的细腻精巧,使生角更加灵动有活力。

  五、因为具有挑战性,通常演员在文化知识准备和表演艺术技巧方面会付出更多的努力。学戏在学艺的各行当中最难,要从孩童时学起。乾旦坤生是一种超越,起步条件要求更高,要达到一定水平,更需要付出比本色演员多的艰辛。

  京剧的乾旦坤生对我们也有启示,有时候由于需要或者为了迎接挑战,我们不得不从事过去不熟悉的工作,但必须干一行、爱一行、精通一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