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品广告利益链 代理商自带“专家”拍摄“专

  近年来,随着人们对健康、养生愈发重视,推销保健品的电视广告层出不穷。而“广告神医演员”刘洪滨、胡祖秦的相继曝光则暴露出该行业中隐藏着的乱象。

  澎湃新闻登录裁判文书网,以“电视购物+保健品”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梳理出利用电视广告、以电视购物为名进行诈骗、非法出售保健品的刑事案例共17起。

  在这些案例中,一条利用电视购物进行诈骗的利益链条浮出水面:被告人从供货商处获得产品、宣传片资料甚至诈骗话术材料;而后联系广告公司制作广告,或直接套用现成广告,并寻找媒体播出;再雇佣接线员工进行话术培训,在明知其产品为食品、保健品的情况下,冠以“专家推荐”、“祖传药方”的虚假名号宣传产品的疗效;卖出产品后还会有二次诈骗,引诱消费者购买更贵的产品。还有的被告人直接通过网络、电视购物平台获取顾客信息,虚构身份以“随访”、“回馈”为由拨打电线人被判诈骗罪,对至少1735名受害人受骗造成了约2389万余元的损失。

  在澎湃新闻统计的17起案例中,多名被告人取得货源后,从供货方获得相关产品的生产资质材料、话术资料、广告宣传片等,再寻找广告公司加工或制作,有些广告套用模版,更换热线电话后即在媒体平台播放。播出平台不乏各省级卫视:辽宁卫视、新疆卫视、内蒙古卫视、西藏卫视、甘肃卫视、河南卫视等。

  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法院曾于2015年6月1日判决一起销售假药案件,三名被告人在2013年11月至2014年3月期间,在未取得《食品流通许可证》和《医药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销售食字号“青海、新一代冬虫夏草含片,苦瓜桑叶片”的产品,并通过广告宣传称该产品具有治疗心脑血管、糖尿病等方面疾病的作用,以非药品冒充药品,累计销售金额为人民币154900元。

  在该案中,杨某甲于2013年得到烟台某生物有限公司生产的冬虫夏草含片货源,后其为了销售货物,通过北京某广告公司在辽宁卫视、新疆卫视、内蒙古卫视、西藏卫视等电视台做广告,推销青海冬虫夏草含片和新一代冬虫夏草,其供述称:“广告内容是我套用别人的广告片,然后让广告商把联系电线XXXX),客户看到我们的广告就会和我们联系,我们的员工也通过电话向客户推销冬虫夏草。我们销售的两种产品都是食品,不能治疗疾病,我在广告里宣传可以治疗疾病是为了增加销售量,赚取利益。”

  经检验,上述冬虫夏草含片,并未见冬虫夏草显微特征。最终,三名被告人被判处犯销售假药罪,分别被判处一年至二年有期徒刑。

  在另一起2016年年底由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法院判决的案件中,被告人则是向产品供货商购买全套宣传资料,包括诈骗话术资料,再通过固定的广告公司,向各电视平台投放虚假广告。

  判决文书显示,2014年7月,张某丙自行联系购进湖南岳阳今华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生产的批号为湘岳食药监械(准)字2014第16400009号的“御医风湿痛走珠给药器”、贵州省大方县贵州奢香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批号为黔卫计健用证字[2013]第0009号“清椿堂药王风痛方活络祛痛酊”,及两种产品的广告宣传片样片,话术、产品资质材料等。

  后在明知上述两种产品为非药品的情况下,张某丙为牟取非法利润,通过北京央广联合传媒有限公司、中视蓝海(北京)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在甘肃卫视、河南卫视、山东教育电视台等电视媒体以养生节目“御医健康汇”和“药王养生汇”的形式对上述两种产品进行宣传,称产品为“御医风痛方”和“药王风痛方”。被曝光的电视购物广告“四大神医”之一的刘洪滨也是“代言人”,宣传“药王风痛方”是“刘洪滨教授”祖传的秘方,“给骨头吃药”等。

  在澎湃新闻统计的案例中,未见详细描述广告的制作、生产流程。上海法制报于2017年7月3日发文称,医药广告专题片多由广告公司进行制作,客户大部分是药品代理商,大都自带“专家”拍摄,有时广告公司也会帮客户找“专家”,“专家”都有自己的经纪人,每次拍摄,“专家”的工资在三千至八千元不等。

  老人喜欢跟小区里的其他老人交流,同龄人说起话来能感同身受。老人家们聚在一起,会互相交流“情报”:他们最近在吃什么保健品,哪里哪里又有最新的保健养生课堂可以去听……高女士的母亲,就这样走上了“老人养生”之旅。

  高女士说:“我妈买了好多没有生产厂家、日期也没有保健功能的产品。就因为这样,我们把她的退休工资卡给扣起来了。说实话,这么做也是无奈。我们劝过、说过、闹过,就是没办法啊……我们怕她吃了那些三无产品对身体不好。她要什么,我们给她买嘛。”

  5月28日下午,老人干脆找到了高女士上班的单位,问女儿要5000元钱——老人理直气壮地说,她拿回来了5000元的保健养生品,快把她的工资卡还给她。高女士一听,那个气啊!没工资卡了,还赊了5000元保健品?高女士叫母亲退货。母亲说:“就是不退、不退……”

  高女士无奈报警求助。祥符派出所接到报警后,管区民警汪洪江出警到高女士母亲的家里。老人看到高女士带着警察来到家里,情绪激动,破口大骂:“你们都不希望我好……”

  民警汪洪江稳住老人,叫老人把保健品拿出来分享下,如果是真的保健品一定支持她买。

  老人告诉汪洪江:“我购买的是南极磷虾油,高于正常鱼油两三倍,吃了几天,感觉真的好了很多呢。”老人还告诉警察,端午节这个产品在搞活动,原价900多,现在只要600多!老人一下子预拿了八瓶。

  “买不买那些业务员推销过来的保健品,跟学识无关,只跟对生命的认知和是否寂寞有关。”黄老师说,她身边至今还有很多尚未醒悟的老人,包括自己的妹妹,百般劝说都毫无效果,甚至是越有学识的越会买,“因为惜命,也因为自信。”

  黄老师从心理学专业层面分析了受骗老人们的四种心理:一是出于期待心理;二是源于恐惧心理;三是从众心理;四是名人效应,“因为这几种效应在我身上都有体现,我是经历过的。”

  除此之外,黄老师觉得最重要的一点还是来源于老人们的孤独感。而业务员们也恰好是拿捏住了这个七寸,用自己的“孝心”频频戳中老人们的心里脆弱点。

  在一些产品讲座上,业务员们熟练的业务表述,加之用牙膏、鸡蛋之类的小物件来引诱老人,继而在一遍又一遍的洗脑后忽悠老人们买下数千乃至数万的产品。业务员还会编造一些身世悲苦的故事,比如父母双亡,说得泪流满面,然后突然在台上噗通跪倒,以此换取老人们的眼泪和金钱。

  “最后就是吓唬,如果不买不吃,就一定会死。”黄老师说,她身边有亲戚就是因癌症而去世。癌,这个字对她的影响很大。业务员对每个老人的基本信息记录很清晰,“恐惧心理加上他们一吓唬,我自然就买了。如果不买,他们就缠着我。”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